岩棉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还有几多江豚跃长江

发布时间:2020-03-02 14:26:52 阅读: 来源:岩棉保温板厂家

记者 倪晓锋

一只刚刚出生的小江豚,脐带尚未脱落,却不幸在长江里与母豚失散,拖着布满伤口的身体,游到岸边,幸得游人发现。浔城随后开始了一场拯救江豚小宝宝的爱心接力赛,但遗憾的是,中科院专家、市民、渔政人员等多方努力,仍未能换来皆大欢喜的结局

属于江豚的起承转合

【起】岸边惊现小江豚

5月21日下午6时许,浔城的天气依旧酷暑难当,九江市水产科学研究所党支部书记、高级工程师廖亚明坐在办公室里,望着窗外树林里成群的鸟,听着它们夹杂着不安的鸣叫声,他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就推迟了下班的时间。半小时后,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他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渔政局打来的,难道真的有什么大事?廖亚明一边琢磨着,一边接听着电话。通话时间很短,但对廖亚明而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啊,一头小江豚受伤了!伤在哪里,什么原因?

带着一大堆的疑惑,廖亚明和所里其他的研究员立即驱车赶往事发地点,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九江市锁江楼附近的长江水域,一头70厘米长的小江豚正躺在众人临时搭建的水池里,但看上去小江豚非常虚弱,不时地摆动一下身体。其位于头部的呼吸眼里,则不断向外喷出水汽。在小江豚的背鳍上,有一排磨损的痕迹,而在其左鳍后方,有一条3厘米左右的伤痕,其中,肚子上的伤口最严重,还不时地流血。

【承】放归长江后的回游

对于第一次救治刚刚出生的小江豚的廖亚明来说,显得有些措手不及,这是九江市首次出现的救助离开母豚的小江豚宝宝事例,没有先例可供参照,我们只能先给小江豚涂消炎药。对江豚的伤口进行外敷涂抹救治。随后,廖亚明一行人乘船将小江豚带到江中间,看看它是否康复,因为野外的条件最适宜小江豚的生存。但小江豚游了七八米后却又游了回来,廖书记说,这很可能是因为小江豚受伤后,体力不支,加上江中有来往的船只,它就随着水流的流向又游到了岸边。

【转】研究所里临时的家

由于小江豚体力透支过大,几次放归都没有成功,廖亚明决定让小江豚先在水科所疗伤,伤好后再放回长江。在回去的路上,廖亚明拨通了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王丁教授等人的电话,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小江豚的情况,三位院士表示会立即赶来九江。

22日凌晨1点多,王丁等三位院士来到九江市水产研究所后,马上对小江豚进行了会诊,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郝玉江表示:它是才出生一两天的雌性小江豚,脐带都没有掉,还挂在它的肚脐上。诊断后的状况还可以,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所以身体各方面有所虚弱。由于江豚属于水生哺乳动物,小江豚处在母乳哺乳期,我们根据江豚母乳营养成分临时调配出了一个配方,来喂养小江豚。但我们使用的人工乳并不是一个非常完善的配方,是参考其他的海豚的配方,能不能适合小江豚的营养需求,还需要观察。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中科院的三位院士和研究所工作人员的心思全部投在了受伤的小江豚身上,他们尽其所能地为它寻找治愈方法、创造舒适的环境,以期让小江豚尽快恢复健康。

就这样,廖亚明在小江豚的旁边整整待了一夜,和所有人一样,他打心眼里喜欢这只浑身透着灵性的江豚,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廖亚明的心,真的太可爱了,我们放了一块海绵在水池里,它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后,便趴在海绵上休息,就好像小宝宝把头靠在枕头上睡觉一样。有时也会在水里嬉戏,翻滚,这是我第一次长时间、近距离地观察江豚,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合】悲剧的结尾

不仅所有人都在寻医问药,为了给小江豚续命,廖亚明还准备了两套方案:一是第二天用渔政局的船去事发地点,寻找母豚,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找到,小江豚存活的几率将大大提升;二是如果没有找到,就在所里继续对小江豚进行人工喂养一两天,等状态恢复了以后,转运到位于武汉的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那里有一个专门的江豚馆,还有7只人工喂养的江豚,条件、设施都很好。廖亚明做着一切他认为能尽的努力,然而遗憾的是,所有的努力仍没有挽留住这只小江豚的生命。22日下午5点40分,小幼豚的呼吸开始减慢减弱,6点左右,与妈妈走失的小江豚,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是廖亚明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为此他整整几天打不起精神,脑海里全部都是小江豚美好的身影,但,这些只能永远地停留在他的记忆里。

等待江豚五大死神

小江豚的死亡,带给包括廖亚明在内的许多浔城市民无尽的遗憾与悲伤,但痛定思痛后分析,这起看似偶然的事件背后,却有着许多必然的因素。一组数据最能说明这一必然性,据中科院2012年10月份的一次科考数据显示,长江流域的江豚数量已不足1000头,这一数据在2006年是1200-1400头,在1991年是2700头,江豚数量的逐年锐减趋势活生生地摆在人们面前。江豚,这一在地球上生存了2500万年,被称为长江生态活化石的种群,如今甚至比野生大熊猫的数量还要少,究竟是何原因产生了如今的现状?

航运

如今,越来越多的船只频频出现在长江的水面上,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但也时刻威胁着江豚的生存。廖亚明表示:越来越多的船只驶过长江时,船只发出的马达声使得江底的噪声越来越大,直接影响着江豚的航行。因为江豚依靠的是回声定位系统来确定自己与同伴的位置,噪声过大、过密会切断这一系统,使彼此之间失去联系,容易迷失方向,甚至被船只的螺旋桨击中而丧命,这类事故经常发生。这次小江豚事件,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一原因,导致小江豚与母豚失去联系,继而被水中的障碍物刮伤,而游到岸边求助的。

滥捕

关于滥捕,记者致电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对此,王丁表示:江豚是长江鱼类食物链中的一环,长江生态环境变恶劣后,渔业资源逐年减少,饿死是江豚等长江珍稀鱼类减少、濒危、灭绝的原因之一。如长江沿岸各城市的滨江开发,把过去的泥质江岸护坡修成了水泥硬质护坡,鱼类产卵繁殖的窝没有了,渔业资源大量减少,江豚是靠吃鱼为生的,食物越来越少,江豚数量也随之减少。整个长江水生生物链中各物种资源状况全面衰退。如上世纪七十年代长江鲥鱼最高年产量曾达157万公斤,现已绝迹;刀鱼最高年产量曾达4000吨左右,近年来也日渐稀少。野生河豚、中华鲟,甚至包括四大家鱼鱼苗,数量每年都在急剧下降。鱼类资源的减少正成为江豚数量锐减的主因。

污染

廖亚明表示,长江的一些江段隔不远就有采砂点、工厂、码头,机声隆隆,一片繁忙。沿江两岸的钢铁厂、化工厂、造纸厂、造船厂、拆船厂、危化码头等重污染企业也很多见。掠夺性开发带来的严重后果是水质污染。近年来,每年注入长江的废污水320亿吨到340亿吨间。

过度采砂

长江流域,尤其是中下游地区有着丰富的河沙资源,河沙也是建筑房屋时优质的材料,因此,河沙的需求量一直供不应求,于是大型的采砂船应运而生,但这同样威胁着江豚的生存。廖亚明表示:大型采砂船挖沙时,会在江底留下一个个巨大的深坑,江豚是哺乳动物,依靠着肺呼吸,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浮到水面上呼吸,但如果江豚掉进这些深坑里时,会影响它们的回声系统,而无法及时游出深坑,最终窒息而死。

水利设施

我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保护区的核心区不应该建设生产性设施,但是2012年中科院组织的科考行动中,科考人员沿途却发现,很多豚类保护区成了航运要道,航运、渔业等活动场所。一些江段隔不远就有采砂点、工厂、码头,机声隆隆,一片繁忙。沿江两岸的钢铁厂、化工厂、造纸厂、造船厂、拆船厂、危化码头等重污染企业也很多见。

此外,专家认为,长江上大型水利设施的兴建,阻断了一些洄游水生生物的生命通道,也破坏了江豚等珍稀水生动物的栖息地。还有长江两岸越来越多的水泥护坡,王丁说:这些正在打破原先那个相互关联、互为依存的生态系统。也日益威胁着江豚的生存环境。

拯救江豚刻不容缓

王丁表示,顶级物种的锐减甚至消失,是长江生态危机日趋严重的一个缩影,俗话说唇亡齿寒,如果长江流域的顶级物种相继消亡,就意味着一个有生命的河流的行将就木。

许多迹象表明,如今的长江越来越不适合江豚的生存,与其说她是养育中华文明几千年的生命河母亲河,不如说她更像一条人工运河。王丁表示,她的自然属性正在弱化,取而代之的是渠道化和经济属性。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长江沦为一条只供轮船航运和废污排放的人工运河,那么发源于斯延续几千年的文明何以为继?如果长江江豚这个标志性物种灭绝,那么同为哺乳动物的人类何以生存?王丁说。

如何保护江豚?如何保护长江生态?如何防止文明断裂?这已经是无法回避的现实拷问。

对江豚而言,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均需进一步加强,要提升对江豚人工繁育的科研投入。王丁说,与大部分江段数量减少不同,部分经济活动少的就地保护区江豚保护较好。

专家呼吁,对长江实行全面禁渔制度非常必要。统计数据显示,长江捕捞量一年10万吨左右,不到市场需求的三十分之一。水产养殖完全可以满足市场需求。如果能有5到10年的休养生息,长江渔业资源乃至整个长江生态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改善。对于江豚等诸多水生生物可谓善莫大焉。

北京丰台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

北京石景山同心医院

重庆朝天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