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贩子一律死刑曝新媒体平台自律紧迫性

发布时间:2020-02-27 12:20:00 阅读: 来源:岩棉保温板厂家

原标题:人贩子一律死刑曝新媒体平台自律紧迫性

图为在朋友圈中被刷屏的一律死刑图片。

在拐卖儿童具体个案中,行为人行为的方式、行为的后果不尽相同,社会危害性大小因此也不一致。从罪责刑必须相适应和刑罚应个别化的角度讲,绝对确定的死刑完全排斥了司法审判人员的自由裁量,很难实现具体个案公正。

这种简单粗暴的极端口号很容易刺激网友情绪,一开始可能会有很多人出于同情或者愤慨进行围观转发。随着一些理性声音出现,公众对这个问题会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最后,这个事情就会慢慢归于理性和平静。这是一个互联网自净的过程

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拐卖儿童判死刑!买孩子的判无期!6月17日、18日,打开手机上的社交软件,许多网友感觉被这一网帖刷屏。

6月,火热的不只天气,还有微信、微博对这一内容的转发和讨论。

《法制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在这一新媒体信息上演刷屏的背后,有很多问题值得社会思考。

新媒体刷屏

一律死刑引发热议

近日,微信、微博突然被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拐卖儿童判死刑!买孩子的判无期!的网帖刷屏。许多网友表示支持一律死刑,并接力转发。

记者观察微信朋友圈内的信息发现,这则内容最初以简单的纯文字开始,随后,在一些转发帖中出现一张孩子流泪的黑白图片。

人贩子被抓后的回答令人震惊,请判人贩子死刑!很快,在微信朋友圈又出现了可以打开的网页链接。

接下来,这一网帖不仅带来了大量转发,还引来热烈讨论律师、法律学者、法学专业毕业生开始转发带有详细分析的文章;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也发微博加入讨论。

不过,就在众多网友讨论正酣时,又出现一条震撼信息有网友发现一律死刑网帖中附有感谢某网站友情支持字样,认为在朋友圈接力坚持贩卖儿童判死刑,只是在帮别人赚钱。

记者观察到,在朋友圈出现的内容中,也有很多转发网帖没有附带营销内容。

6月18日,涉事网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人贩子一律死刑是个别员工因为自身对话题的热忱,未经批准擅自启动的营销行为,并就此事表达了歉意。

法学专家

理性分析看待一律死刑

在涉事网站致歉后,人贩子一律死刑的网络讨论似乎平息,但由这一网帖引发的反思刚刚开始。

在我的朋友圈,这个话题热闹一个星期了。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法学学者朱本欣说。

朱本欣和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法学学者陶阳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的朋友圈也被刷屏。所不同的是,没有法学界的同仁支持一律死刑。

对于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是否一律应被处以死刑这个问题,很少有研究刑法的人会应和性地转发。朱本欣说,刑法学界通常不会主张对某个罪名处以绝对确定的死刑。

翻阅我国现行刑法不难发现,现行刑法对拐卖儿童罪的量刑中已涉及死刑,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了情节特别严重处死刑的8种情形。

法学学者为何不支持一律死刑?

从感情上来讲,一律死刑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律死刑反映出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之间还存在一定差距。陶阳说,个罪刑罚不断地提升会引起其他效应。

朱本欣从罪责刑相适应、刑罚个别化的角度进行了分析。朱本欣认为,在拐卖儿童具体个案中,行为人行为的方式、行为的后果不尽相同,社会危害性大小因此也不一致。从罪责刑必须相适应和刑罚应个别化的角度讲,绝对确定的死刑完全排斥了司法审判人员的自由裁量,很难实现具体个案公正。

拐卖儿童犯罪一律处以死刑的话,是不是其他的犯罪也都要这样?朱本欣抛出问题后解答,拐卖儿童犯罪对儿童权益确实会有很大的侵害,对于儿童的家庭也可能造成很大伤害,但是并没有大到需要一律死刑的程度。这样的刑罚设置也未免太过于严苛了。从罪刑阶梯来说,即使是公认的最为严重的犯罪,在我国的刑法中,也并不一律处以死刑。以故意杀人为例,基本法定刑是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可以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陶阳告诉记者,类似一律死刑的讨论也曾出现在其他罪名中,如贪污、贩毒一定要用重刑。

陶阳认为,在量刑时加重处罚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震慑作用有多大?这很难衡量。以贩毒、故意杀人为例,这样的犯罪行为最重的刑罚是死刑,但这类犯罪并没有消失。

相关研究显示,死刑的存与废,与重刑案的发案率并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也就是说,刑罚的严苛度与犯罪的发案率之间没有必然因果关系。朱本欣说,刑法学有一个基本的理论,对犯罪人来说最大的威慑,是刑罚的确定性及其必然性,而非刑罚的严酷性。

对刑罚过度崇拜,对死刑的盲目崇拜并不科学。朱本欣说。

随着文明程度越来越高,法制越来越健全,人们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对死刑的看法越来越理性。陶阳说。

记者观察朋友圈内的信息发现,不管网友对一律死刑有何评论,他们的初衷都是关注如何遏制拐卖儿童犯罪。

拐卖儿童案件的多发,不在于拐卖儿童罪的刑法规定不完备,而是其他法律的问题或其他相关制度的配备问题。朱本欣说。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没有非法拘禁等犯罪行为,不阻碍对其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朱本欣认为,这在客观上会鼓励买主收买儿童。另外,正当途径收养难、重男轻女等现象也是导致目前儿童买方市场需求旺盛的重要原因。

传播学者

新媒体传播效果待观察

人贩子一律死刑,除了涉及法律问题,还牵涉新媒体传播问题。

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张铮博士从传播学的角度,对人贩子一律死刑刷屏问题进行了分析。

新媒体上刷屏的内容很多,这些内容能够给社会建设带来多大好处,现在还得画一个问号。张铮说,人们在不停地追逐热点,刷屏刷一晚上,第二天可能就没兴趣了。新媒体上传播的内容只有真正进入公共政策的制定、立法的视野中,才会给社会公共建设带来变化。新媒体平台上热个三两天能带来多少改变,还有待观察。

同时,张铮认为,从过往事件看,在新媒体平台上疯狂传播的内容,不排除存在网络公关公司、网络营销公司等背后推波助澜的可能。

是否需要对这种网络营销行为进行规制?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主张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通过自净、自律、他律机制解决。

这种简单粗暴的极端口号很容易刺激网友情绪,一开始可能会有很多人出于同情或者愤慨进行围观转发。随着一些理性声音出现,在专家学者进行学理分析之后,公众对这个问题会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最后,这个事情就会慢慢归于理性和平静。这是一个互联网自净的过程。朱巍说,除了互联网自净之外,微信和微博这些社交平台都有社区公约,对于一些不合理的内容也可以通过投诉来解决。如果传播内容确实违反了法律,也可以通过他律来解决。□ 本报记者 张 昊 实习生 郑小芹

(来源:法制日报)

治疗白斑专科医院

杨凌华医生

刘殿刚医生

鲜红斑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