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诡异的WMA文件-(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2:13:57 阅读: 来源:岩棉保温板厂家

我是在昨天上午的时候从MP4里翻出那个WMA文件的。

说白了其实就是个音频文件,当时我挺好奇的,就把它点开了,我知道我的MP4录音文件是MP3格式的,所以对于这个突然就冒出来的WMA文件很奇怪,点开之后我就把它凑到耳朵边听。

仅有短短的13秒,很嘈杂的一阵声音,我隐约能从那里面听到人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喘息声,甚至还有一个女人的低吟,像是在说什么,短短的一句话,似乎只有四个字,但是很奇怪,明明我已经把音量调到最大声了,可是我还是听不懂那女人在说什么,声音明显达到了我可以听得真真切切的程度,可我就是听不懂那女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当时我没来由的后背就凉了。我前天晚上还熬了大半夜听歌,没有看见这个文件啊,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还有那个女人的声音,我从来就没听过。

到最后一两秒的时候我就听见一阵像是什么东西撞击在硬物上的声音,隐约地似乎还有一个很清脆的声音,但是很小,不仔细听听不到。

而那阵声音,很沉闷,也很耳熟。

13,国外最不吉祥的一个数字。

我当时没多想,寻思着可能是前天从电脑中移小说时不小心移过来的吧,就接着回去写作业了,后来的时间里都挺正常,可是晚上的时候却有点不正常了。

可是我那时没想过,我前天晚上别说是移小说了,除了去贴吧里逛一圈之外压根就没动过别的东西啊。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打着床头灯看书,老妈打开我卧室的门叫我睡觉,我不经意那么抬眼一看就吓了我一大跳。

那根本不是我妈!

我至今还能想起“我妈”当时的样子,惨白着一张脸,就像那个著名的哥特乐队Sopor Aeternus的妆一样,眼眶里全是满满的黑色,她的头发是不久之前烫过的,可是我看见的“她”却是两年前她留的长发。她的身子淹没在黑暗里,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我没有看见她的身子。

可是那也仅仅只是一秒,一秒过后我再去看我妈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

这件事我从来没跟我爸我妈说过,因为几年前我们家就闹过鬼。后来是一个风水先生改了风水过后才逐渐变得安宁的。

其实我也挺害怕的,因为我胆子也不是特别的大,当晚是点着灯睡着的,睡着睡着我似乎做了很多的梦,很乱很杂。但是我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今天早上被噩梦惊醒时耳边仍旧残留着的一句:“这屋有鬼。”

那个人指着我卧室靠床的墙壁,对我这么说。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这样恐怖但是我却总是会忘的噩梦我做过很多。现在唯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三个,永恒的主题:死亡。

被人追杀,被刀插入胸膛,还有一个被藏在地下室的死人。

其实我之前做过的梦,从未忘过。但惟独这三个。

我听他们说不是专业写鬼故事的总写这东西是会招鬼的,但是……没办法,我觉得我上辈子应该是作死的吧。

然后我今天早上的时候又听了一遍那个WMA文件,依旧听得一头雾水,那个女人的话我还是没能听清,哪怕是把变速播放调到最慢——对了,变速播放我用了好几遍都挺好使的,但是唯独对这个WMA文件毛用不当。

我甚至有些怀疑,那到底是不是中国语。

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那么……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呢?是我神经太紧张而产生的幻觉吗?可是它们却又是那么真实。

后来我实在是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正当我想要去楼下透透气的时候,我不小心把放在我床边的晾衣架碰了一下,它重重地磕在我床沿上。

一声闷响。

多熟悉。

我呆了好几秒之后终于颤抖着手将放在床上的MP4拿过来,翻出那个文件,重新播放了一遍。等到那最后的两秒时,我听见了那阵让我熟悉到两腿发软的声音。

那是,晾衣架磕在床沿上的闷响。晾衣架上有我栓上的小铃铛,由撞击所发出的清脆响声我绝不会听错。

晾衣架不会平白无故地自己磕在床沿啊,我睡觉的时候喜欢锁门睡,晚上根本不会有人进来,那么到底我的屋子里,除了我,到底还有谁与我一同存在着呢?

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WMA文件,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存到我的储存卡里的?那个低吟的女人的声音又是属于谁的?

……

去回家翻一翻你的手机,电脑,或者是MP4吧,也许,也有一个诡异的WMA文件正等待着你将它打开呢,不是么?

也许你会发现,在你不知晓的情况下,真的有一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人”,一同和你住着呢。

南宁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北京三溪堂门诊动态

郑州龋齿病治疗费用多少钱